心情驿站

祭父辞----对父亲的悔过之三

哦.船长,我的船长!哦.船长,我的船长!咱们险峻的航程现已告终,咱们的船安渡过大风大浪,咱们寻求的奖励已赢得手中。港口现已不远,钟声我已听见,万千人众在喝彩呼吁,目迎着咱们的船沉着归航,咱们的船威严并且英勇。 但是,心啊!心啊!心啊! 哦....

心情驿站

祭父辞----对父亲的悔过之二

拧着两挂腊肉,扛着一袋大米,父亲被父亲的父亲送进了私塾。 先生收下了腊肉和米,也收下了我的父亲。三个响头之后,先生沉吟道:来读书了,先改个名吧。 赐名如赐命。父亲的父亲感谢不...

心情驿站

祭父辞----对父亲的悔过之一

驱车1800里,赶回我的故土小城----九江,去祭拜我的父亲. 在父亲脑溢血抢救无效而被逼抛弃手术的那一天,在深圳北大医院,我和我的母亲,弟弟一起听到一个相同惊人的音讯:九江大地震. 咱们连夜将父亲送回家园. 4天后,在地震的余波中,父亲安定长逝. ....... 3月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