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为什么要走这条没有光明的路?

根据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公布的信息,12月1日,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等10家国内主要铜生产企业联合发出倡议,称为应对极端市场困难的局面,各企业将在短期内先关停亏损产能,中长期内将进一步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未来几年将不再扩大产能。各主要铜企业决定,2016年将采取减少精铜产量35万吨,这个数量相当于中国2014年铜总产量的4.4%左右。

同时,8家镍企12月份计划减产1.5万吨镍金属量,2016年计划削减镍金属产量不少于20%,这8大镍企是金川集团公司、青山钢铁集团、吉林吉恩镍业公司、新疆新鑫矿业公司、山东鑫海科技公司、江苏德龙镍业公司、新华联矿业公司和江苏宝通镍业公司。

 

可是,国外的矿企做出的是截然不同的选择:据高盛的报道,“在中国减产的同时,国外产商却在扩大产出。必和必拓将2016财年铜产量预期从150万吨提高到155万吨,并重申2017财年170万吨的预测。”

不仅仅是国际企业如此,智利国家也是如此。2013年,智利铜产量达577.6万吨,同比增长6.3%,占世界铜产量的31.5%,其中,智利国家铜业公司产量162.1万吨,占智全国总产量的28%。智利是世界最大的铜产国。但智利矿业部长奥罗拉·威廉姆斯在今年11月表示:智利铜矿总产量今年将不会降低,“因为部分矿企会减少产量,但同时不断会有新的矿企进入市场。”“许多大型矿企不得不选择裁员的方式瘦身,以度寒冬”

 

现在,国际原油企业正在进行惨烈的价格战,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组织、俄罗斯、美国和加拿大的原油生产商,无一不在进行减员增效,而美国的页岩油生产企业加速推动技术进步降低生产成本。大家谁都不减产,而且俄罗斯、沙特在显著增产,目的当然是为了打败对手,扩大自己的市场分额。

 

可是,在矿业企业的竞争中,中国首先减产,主动让出市场份额,为什么形成这样的被动局面?

 

智利国家铜矿公司为了降低成本保持自身的竞争力,已经在今年裁员,而且裁员主要集中于中高层领导人员和管理人员,以保持企业的竞争力。同时,有一点是非常明显的,智利的矿业开采和冶炼行业,在全球几乎具有最高的技术水平。技术水平高,采取完全市场化的措施降低成本应对今天的困局,一个显然的结果是竞争力越来越强。

 

为什么中国矿企不能主动迎战,而是采取了主动让出市场的举动?原因在于2个方面:

 

第一,智利在高速发展期,财政平衡控制的非常好,前面说过,智利的财政盈余很高,可以不断地完善自身的社会保证制度,对于被裁掉的企业人员,社会具有足够的社会保障能力,企业裁员不会带来社会问题,所以,国家准许企业裁员,即便国有铜矿公司也是如此,企业可以自由采取提升自身企业国际竞争力的行为;相比我们的矿业企业,占有了很大的优势。

 

我们的企业背了太多的包袱。稳定就业等一系列社会功能,这是政府的事情,与企业本没有关系,当企业背上了这样的包袱之后,自然难以与国际企业竞争。

 

同时,中国经济在过去经历了很多年高速增长,很大程度上是以扩大财政支出进行投资带来的,但相应的弊端也很明显,那就是社会保障制度不完善,财政赤字。现在,企业开始遭遇寒流,就开始显示后果。

 

今天的局势,有关部门还希望扩大财政赤字,只能说,咱真的看不懂。

 

第二,智利一直走的是市场经济的道路,能源等基础行业按市场化运作。对于矿企特别是冶炼行业来说,能源就是企业的原材料,占企业成本的大头,国际能源价格下跌,企业的成本也同步下跌。但是,我们的能源成本中,成品油价格是发改委定价,已经两次不调价,据有关媒体的报道,中国的成品油价格已经约是美国的两倍(相对智利,不清楚),成品油不调价是发改委的权力,但是,相对国际矿业企业来说,我们的企业成本就会更高,削弱了自身的竞争力。成品油仅仅是矿企成本的一项,另外还包括电力等,这些都极大地影响矿企的成本。

 

垄断价格削弱了矿企的国际竞争力。

 

当企业选择减产的时候,成本却未必下降,很可能上升,而金属价格是国际价格,无论价格涨跌,企业的盈亏平衡线都会上移。而别人却在进行减员增效,盈亏平衡线在下移,未来,就会形成我们的矿企国际竞争力更加低下的局面,最终,如果金属价格长期低迷,自己就会被淘汰。

 

这将带来更深刻的问题;第一,进口的依赖度上升,打破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对汇率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很多人在预测人民币的汇率走势,今年贬值多少明年又如何?都是从国际金融局势来判断,这些宏观的因素自然是一方面,但这些微观因素才是更直接的因素,才具有更大的影响力,是基础!第二,虽然短期避免了裁员,但是,当企业不断亏损之后,最终的结果还是走下坡路,如果金属价格长期低迷,更大规模的企业破产裁员就会到来,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第三,商品的国内自给度下降之后,汇率贬值,就会形成通胀,进而从商品过剩步入紧缺(进口需要外汇),前面我曾经说过,未来是倒爷的时代,这个时代可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当今的世界,经济的竞争实际就是国家之间的竞争,对于矿企这样在国际上的示弱行为,甚至可以说是自我淘汰行为,国家到了采取综合性手段的时候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045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