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2021,世界格局重启的转折点

在过去几年,我在自己的博客和公众号上多次说过2020至2025年是全球气候突变的关键时间段,这是由长短期的天文、气候因素共同决定的。在气候突变的时期总会伴随着地震、火山喷发频发,而且还经常伴随着瘟疫与饥荒,在这些统计学规律面前鲜有例外。但却未能预料到2020年年初即爆发了瘟疫全球大流行,成为这个特定历史时期的开头,生产中断,人们正常的生活全部被打乱,数十亿人被禁足在家中,繁忙的国际航线几乎在一夜间中断……

世界一夜变了样。

 2020年的瘟疫大流行或许还算不上什么,因为这是地球生态系统守护自己免遭过度破坏的过程,是客观存在,是自然规律。美国大选所昭示出来的现象才是地球真正的灾难,因为“拜登曲线”证明人心已经腐烂。人类社会真正的灾难永远来自于败坏的人心,而不是自然灾害。更奇葩的是,当拜登伪大总统从地下室爬出来宣布自己胜选的时候,世界上有多少人急忙忙祝贺?有多少人欢呼雀跃?也就知道“拜登曲线”所昭示的现象并不是美国所独有。

好在因病毒大流行让人们感觉灰心丧气、因“拜登曲线”让人们的智商蒙受了耻辱的2020年已经过去了。 

2021年就要来了,我们应该怎么看未来?(以下都只是个人观点)

很多国家都已经推出了新冠病毒疫苗,所有人(包括我)都期望疫苗可以阻止病毒的全球大流行,还世界一个正常的生活。

但理智判断是,这种期盼可能是错的。

英国、南非、尼日利亚都已经有确凿的事实证明新冠病毒已经变异,并公告了变异的病毒毒株,这些病毒毒株已经出现在世界上的二十多个国家,说明新冠病毒变异的速度很快(不足半年即可变异),开发出来的疫苗就很难彻底阻断病毒的传播(或许可以起到一定的减缓作用)。这就有点像流感病毒,虽然已经开发出了有效的疫苗,但由于病毒变异的速度很快,就只能阻断部分毒株的传播,却无法终止流感的传播,它年年都会光顾我们。考虑到新冠病毒的变异速度,最可能的结果走向“流感化”、长期着伴随着人类。

既然新冠病毒的变异速度很快,如果未来变异的方向是传播的速度更快,或许还算是我们的福音,因为一般来说传播速度越快的病毒,毒性也越轻,对人类健康的威胁更小。

既然很难阻断病毒的传播,就很可能会一个高潮又一个高潮地周期性到来。以前说过,2020年并不太危险,根源在于每个家庭一般都有一些储蓄以应对意外支出,很多国家的政府在2020年也有一定的能力增加支出、对受疫情冲击的民众进行救助,更重要的是,在疫情爆发的开始阶段,全球的物资供给体系还比较完善,不会出现由物资短缺所推动的通胀,这一点是最重要的,诸多因素就让2020年成为比较“轻松”的一年。

2021年的形势会严峻起来。

疫情和天象(12月28日《新冠病毒背后巨大的“黑影”》中由比较详细的说明)将严重地打击人类社会的基本商品供给,通胀将快速地来到面前(农产品的局势尤其严峻),当通胀掉头向上之后,政府债务收益率就会上升,各国政府就失去了通过增加负债救助居民的能力,很多家庭的储蓄也会走向枯竭,企业的资金链更加严峻,经济和金融体系内部的资金链在2021年就会开始进入高危状态——这很容易触发经济危机。

一旦人们需要面对疫苗并不能阻止病毒的传播、以致疫情再次爆发时会发生什么?我的理解是,社会的信心很可能会再次崩溃,部分企业和家庭的资金链断裂、另一部分家庭立即按住钱包,工业品的需求再次开始萎缩。

当没有了工业品需求时,全球工业品和资金流动就会停滞,危机就会爆发,经济全球化时期建立起来的全球物流和资金流网络就会快速解体。

2020年初说,不看空全年的资产价格。2021年应该是不看多资产价格,或许是先高后低的一种趋势,缘于资产价格在2021年将受到通胀(资金利率)的压制,还要受到需求(经济基本面)的冲击。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随着某些大国开启了基建运动,贱金属需求不断增长,导致伴生白银被加速冶炼了出来,供需矛盾让白银从“贵金属”成了“贱金属”,随着全球化不断解体(这是明显的事)以及能源短缺时代的到来(12月28日《新冠病毒背后巨大的“黑影”》中有详细的说明),作为重耗能的城镇化和铁公鸡就只能结束(开启逆城镇化和新上山下乡,以前说过这事),伴生白银的产量就会下降,这是白银开始回归“贵金属”行列的第一年。

当通胀开始上行时,那些高债务国家(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等国)很可能会爆发财政危机,到那时,央行只能进场、实行政府债务货币化以避免政府破产,这是纸币信用的灾难时刻,这是2021-2022年黄金价格的推进器。

因天象和新冠病毒大流行对人类生产活动的破坏,会持续破坏人类的能源供给体系,这里指的是综合能源,不仅包括煤炭石油天然气,还包括各种动植物能源。所以,物质短缺时代将逐渐走来,伴随着粮价上涨会不会从2021年开始开启饥荒模式?法国的预言家是这么说的。

贫富差距恶化再加上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让社会底层的生存条件急剧恶化,这是极左在美国崛起的社会基础。欧洲大陆国家原本就比美国更左,从2021年开始,一些国家会上演类似“打土豪分田地”的剧目,这是这个时代的需要。

一些国家的新上山下乡会加速,有可能会通过行政手段强制推进,这也是这个时代的需要。

一些国家的部分行业会加速国有化。

虽然欧亚国家还在想念全球化,但随着资本输出国(主要是美国)的财政状况因瘟疫大流行而加速恶化,输出资本的能力越来越差,就必须采取多种手段限制资本外流。资本的全球流动(信用全球流动)是经济全球化和全球贸易的基石,当资本输出国的资本输出能力在疫情的打击之下严重下降之后,意味着2021-2022年经济全球化和全球贸易体系会加速解体,让我们拭目以待!

继英国脱欧之后,在2021年很可能诞生另外一个脱欧的国家。因为在新冠病毒的冲击之下,意大利、西班牙等高债务国家根本就无法根据欧盟的要求制定2021年的财政预算,导致与欧盟之间的关系无法调和。

2020年,人类社会遭遇了重大挫折,2021年,不会比2020年更轻松。

2021年,将是全球政治军事局势和全球经济体系开始进行大重构的第一年,源于在遭受次贷危机和瘟疫全球大流行的冲击之后,以往的模式已经事实上死亡。根本原因是,当资本输出国的债务难以维持之后,就失去了进行资本输出的能力,维持经济全球化的“纽带”(即资本在全球有序流动)”就会断裂。这也是全球政治、经济的一次重启(如果新冠病毒出现致死率更高的变异,这种重启就会更彻底)。

2020年,瘟疫的到来是一声警钟!2021年,虽然路途依旧坎坷,虽然世界依旧跌宕起伏,但挫折能让人学会反省,回归淳朴的本源。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046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