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特朗普、拜登,交朋友甚至谈恋爱的活教材

如果你知道对方是一个懦弱但又贪婪的人,你愿意与对方交朋友或谈对象吗?

拜登就是这样的人。

既然要竞选美国总统,就必须与选民接触、交流,明了他们的所思所想,可拜登老人家却每天藏在家里(或地下室),心中又非常渴望总统的位置,这是懦弱又贪婪的典型特征。

或有人说,通过互联网一样可以实现交流的目的,别逗了,人是有情感的动物,不是机器,互联网永远代替不了面对面的交流。

如今是瘟疫大流行时期,世界各国人们衷心期待的是总统可以带领人民战胜病毒,如此懦弱之人可以胜任吗?是值得依靠的人吗?结论是明摆着的。

部分人(包括拜登)总会给自己找到无数的理由证明居家隔离的重要性。自然,如果没有户外活动的必要时,居家隔离可以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进而降低感染的机会,但却没必要将居家隔离说的那么神圣。纽约曾出过一份调查报告,说明居家隔离之人比在外上班之人的感染率更高,这又说明了什么哪?至少对于新冠病毒来说,居家隔离的效果是比较有限的。

在美国,民主党主政的州县所采取的防疫措施明显比共和党主政的州县更严厉,对人们心理上的冲击肯定更大,但感染率居前的却恰恰是民主党主政的州县。很多人以数字作假来解释这一现象,但我却不认为所有民主党主政的州县都在作假以至于让它们的感染率总是处于前列(基本占据了前十名),却更愿意相信是过度的防疫宣传对人们免疫系统带来了副作用。或许民主党的初心是为了保护生命,但真实的效果却未体现在防疫的数字上。

过度宣传造成的惊恐或许是比病毒更强大的敌人,因为前者可以破坏人们的免疫系统,为病毒打开了进入人体的通道。

要求人们做好防疫措施与懦弱、恐惧以至于形成过度宣传永远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不要混为一谈。

无论人们是否喜欢特朗普的性格,都必须承认他是一个善良和勇敢的人。

特朗普住院之后,很多支持者在医院外为他祈祷、陪伴着特朗普,2号当晚,特朗普安排白宫工作人员为他们送去了巧克力以示感谢;4号下午,又从医院出去看望了自己的支持者。这说明特朗普有感恩之心,是值得人们信赖和支持的人。很多人会说他这是为了选战,当然有选战的因素在内,这是聚拢人气的需要。但特朗普已经七十四岁,新冠病毒对这个年龄段的人威胁最大,染毒之后的特朗普是在与死神作斗争,加上作为现任总统日理万机,即便不去慰问或看望,人们也可以理解。何况,过去几十年中又有哪位总统以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的支持者哪?

在疫情泛滥时期,以74岁的高龄,作为现任总统的特朗普却敢于与自己的选民近距离接触,这就是勇敢。肯定有人说特朗普是在疏于防疫,确实有这样的嫌疑,这也是特朗普在抗疫过程中不断被人诟病的地方。但给国民注入勇气,勇敢地面对病毒,与让国民形成恐惧心理的做法相比,孰轻孰重?或许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

只有勇敢、刚毅、善良的人,才有资格带领一个国家,在瘟疫大流行的今天更是如此,总统必须无所畏惧。

人们会说,上述言论难免武断,只是一个人的观察和观点,但进一步比较一下双方的子女就更清楚了。

拜登的儿子亨特的丑闻已经数不胜数,私生子丑闻已经是事实,虐童、贪污等都已经被举报,让世人怎么看?

再看看特朗普的子女,哪一个不是阳光、正派、自立自强的典范?

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他们之间的差别。

子女是父母的影子,折射的就是特朗普与拜登的不同。

很多人不可能与特朗普或拜登这个年纪的人交朋友(更不可能谈对象),但既然观子女可知父母(的差异),观父母也就可知子女的不同……,像观察特朗普和拜登一样观察对方,就可以看到内在的不同。

但这还仅仅是第一个层次,表明特朗普和拜登是人们交朋友(或谈对象)的活教材,是想拥有特朗普那样的子女还是希望有拜登那样的儿子,可需要睁大眼睛。

但这事可不是完全取决于对方,更取决于自己,这就上升到了第二个层次,通过观察别人然后反观自己,改造自己,这就是中国古人所说的修身。让自己成为勇敢、有担当、内心善良之人,才有资格谈论未来。

以前说过,任何竞选过程中,对手的那一票才是决定最终胜负的那一票。比如英国大选时,科尔宾所提出的主张与社会主义的政策几乎没有差别,完全违背了英国的传统文化和《大宪章》精神,这几乎就成了科尔宾的退选声明,给约翰逊投出了决定最终胜负的那一票。如果说上述差距尚无法保证拜登投出决定胜负的那一票,他最新的做法很可能已经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那根稻草。

在特朗普宣布确诊后10多小时,拜登在美东时间2号发推文表示:“我现在代表民主党竞选,但我将成为一位美国全民的总统。无论你们投给我还是反对我,我都将代表你们。”注意,“无论你们投给我还是反对我,我都将代表你们”隐含的意思是什么?难道是说不会再有人跟他竞选吗?更进一步的含义是什么?应该是对特朗普诅咒吧。这种阴暗、恶毒的内心与基督教文化中宽容、关爱、阳光、生命平等的理念完全不容,他自己已经给自己盖棺定论了。

选战失败,人们总会说是被对手击败了,实际却永远是自己击败了自己!当自己给对手投下最重要的那一票时,结果也就出来了。

任何人的言行,都是反应内心心路的过程。

当特朗普染毒的消息传遍世界之后,有些人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这反应的并不是爱锅心,一个国家是否可以从繁荣走向繁荣,外部仅仅是辅助因素,内在才是核心因素,比如,中国作为大陆型文化的国家,对外交流尤其是对外的海洋交流一直都不多,但一样形成了封建历史上的兴衰循环。上世纪五、六、七十年代,估计特朗普还在穿开裆裤或读书,但中国一样贫困。无论美国还是特朗普都左右不了中国,中国的未来只取决于自己,所以,那些爱锅论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的把戏。无论对特朗普染毒采取的是何种态度,唯一都只能折射出当事人自己的内心……。这不仅是观察别人的视角,也是自己反思自己的窗口,还是交友的桥梁。

这不代表所有人都应该赞成特朗普的所有做法。川粉是当今时代的一道风景,但“川黑”之所以可以形成并拥有强大的力量,就与特朗普的很多做法息息相关,他对待内阁前成员(比如前国防部长马蒂斯)等人的做法就很难让人认同,也就让拜登集结了很强的力量,如果特朗普的竞选连任最终失败,也是他自己打败了自己。所以,很多人注定永远不会成为川粉,川黑也永远是客观存在。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在竞选过程中都曾很随意地对对方进行人身攻击,也就有难以服众之嫌。

这世界原本就没有完美。特朗普与拜登即是活教材,也是萝卜咸菜各有所爱,阴阳也总是相伴相生。

但最终,世界最需要的是阳光与爱,需要实话实说的坦诚,这些才是这个世界所需要的养份;需要善良、守信、勇敢并有担当的人,他们才会给众生带来福音,也才能在大瘟疫的阴霾中带领社会走向未来。

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是对整个世界的洗礼,也是对人类心灵的洗涤。会让我们看清很多以往看不见、看不清的东西,让人们走向强大与睿智,最终让世界改变摸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066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