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央妈亮镰刀

人们都知道次贷危机的爆发是源于过去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不可持续,用大白话来说就是:经济增长潜力已经下降到足够低的水平,资本投资收益率已经降低到不足以吸收资本的水平。当经济活动无法吸收资本的时候,资本就会去追逐资产价格,就会形成房地产泡沫,泡沫破裂就形成了次贷危机。

我过去一直说,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央妈印钞救市就是未来最大的危机(可惜,瘟疫全球大流行之后继续的是一样的套路),根源在于不解决经济内部的固有问题,印钞救市就只能继续形成新的资产价格泡沫,然后酿成更严重的危机。

国泰君安的金融数据可以佐证上述判断:

2008-2014年三轮量化宽松中美联储资产扩张107.1%,而商业银行信贷仅扩表23.9%,QE1、QE2、QE3中,美联储分别扩表8.6%、21.7%、56.9%,而商业银行分别扩表-2.1%、4.0%、16.9%,信用创造仅占量化宽松总规模的18.3%-29.7%。这说明2008年至2014年美联储的三轮QE并未转化成信用,即大部分的增发货币依旧未进入经济活动中,与之相伴的就是次贷危机之后美国出现了长期的经济低增长。量化宽松的这些钱主要到哪去了哪?依旧是炒作房地产和股票等资产价格,所以就看到了次贷危机之后美国的房股立即开启了大牛市。

酿成次贷危机的根源就是经济增长潜力太低,应该用转变经济增长模式来解决问题。可各国与之相反,却依旧用印钞来拯救危机,在经济潜力更低的时候(随着时间的延长当然更低)印钞就不能挽救经济,只能推动通胀。只是这一时期的通胀是通过资产价格泡沫的形式体现出来。所以就看到,美国股市在这一时期的涨幅远远高于美国经济总量的增长。

为什么这一时期的通胀以资产价格体现出来?核心就在于当时具备了低通胀(低利率)的环境。这个问题在以前多次说过,次贷危机之后经济全球化的大环境还在,2008年的四万亿之后全球产能还在大扩张,再加上大宗商品价格的熊市,诸多因素的组合共同打压了通胀,形成了低利率的环境,而低利率的环境就有助于推动资产价格。(更深层次的根源是当时美国政府的债务率还在可承担的水平,维护了全球贸易环境,也就维持了低利率环境,不细说)

去年一季度开启的瘟疫全球大流行之后让这种状态达到了极致状态,美欧在大流行时期对经济进行了封锁,经济活动处于停顿或半停顿状态,这样低迷的经济活动自然不能吸引投资,央行大印钞之后立即推动股市上涨,说明央行扩表所释放的资金继续流入到了资产领域。

但这种状态是无法持续的:

第一,央行不断扩表意味着美国政府的债务率不断上升,源于美国国债已经是美联储进行货币发行时最主要的保证金。所以随着美联储不断扩表,美国政府的债务率从次贷危机之前的70%左右上升到现在的135%以上。

2009年10月,希腊政府宣布2009年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分别达到12.7%和113%,随后就直接引爆了欧债危机;2019年底,意大利政府债务占GDP的百分比达到132.6%,让意大利的预算难产,这被认为是欧元最大的威胁,现在美国政府的债务率更高,只要出现诱发因素就会立即引爆债务危机。

此时,如果继续通过全球贸易来压制本国的通胀,必然导致本国的产业资本继续外流,放大贸易逆差,财政收入增速更加低迷,同时,产业资本出走会导致就业问题,放大财政支出,最终就会继续恶化财政收支,财政赤字继续扩大就会自己引发债务危机!

今天的美国,基于债务高涨与财政收入增长低迷的矛盾,只能推动产业回归(对全球产业链继续形成破坏作用,推动通胀),虽然推动产业回归有各种办法,但最有效的依旧是高关税。所以,虽然拜登政府的政策在很多方面与川普政府截然不同,但对川普政府树立起来的高关税政策却完全继承了下来,我个人的观点是未来两年拜登政府很可能会进一步提升关税,目的就是应对债务危机与财政危机。而高关税的措施本质是对经济全球化的破坏,逆转苏联解体之后形成的全球化不断深入所形成的低利率环境,反向推动通胀上升。

第二,瘟疫全球大流行对全球产业链造成了难以修复的破坏,同时各国政府为缓解自身的财政收支问题推动产业回归,继续撕裂全球产业链,这是通胀的坚实基础。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食品价格指数(FFPI)进一步环比上涨4.3%,不仅实现连续八个月上涨,同时也达到2014年七月以来的新高(下图,食品价格指数正在逼近历史新高)。同时,原油、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飙涨。这主要都是全球产业链被破坏之后的必然结果。

在上述综合因素的推动下就导致通胀预期在今年急剧升温,3月3日晚间美国5年期损益平衡通胀率上冲2.5%创2008年来新高,这是非常重要的信号!注意是2008年来的新高!

我在以前经常说到,未来将是经济低增长、高通胀、高利率的滞涨环境。在上述信号出现之后,美国的相关人士开始惊呼:50年来最严重的通胀就要来了!五十年前是什么时候?是七十年代的高通胀(高利率)时代,这里的指向十分清楚。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周五鲍威尔的讲话:第一,对美债长期国债收益率的上升并不在意。源于这时候美债收益率还在相对低位,通胀升温将改善美国的名义GDP增速(实际GDP增速加通胀率),也就会推动财政收入增速的加速上升,债务也会加速贬值,这都是为美国的财政收支服务的。第二,鲍威尔并不提扭曲操作等政策手段。扭曲操作就是通过抛售短期国债(不利于通胀)买进长期国债压制长债收益率(有利于资产价格),扭曲操作会损害美国政府的财政收支,加重债务危机,所以鲍威尔丝毫不提。

目前,美联储乐意看到通胀上涨,既然如此就只能“乐见”长债收益率的上升,资产价格就会持续被打压,本质是美国央妈开始对资产价格亮镰刀。

未来,美联储会采取措施压制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个人估计只有达到2%以上的时候才会有可能动作,不能让长债收益率上涨的过快,这就反过来不利于美国的财政收支了),但这只是为了压制美国政府的债务利息支出,当然也会适度稳定资产价格。

未来很长时间内,资产价格都会受到长期的压力,根源是美联储“乐见”通胀上升以改善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增速。对于大宗商品价格来说,去年中开启的上涨将仅仅是开始,当调整完成之后将开启真正的牛市,这是新一轮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必然(这只是个人预计)。

美国的股与大国的楼在本质是孪生兄弟,当然紧密相关。

美国正在进入高利率时代,基于美元是全球储备货币,就会带动全球的利率水平,所以您在太平洋的另一边就听到了这样的一段话:“郭主席表示,房地产的问题在于金融化、泡沫化倾向还比较强,……,很多人买房子不是为了居住,而是为了投资或者投机,这是很危险的,因为持有那么多房产,将来如果市场价格下降,个人财产就会有很大损失,贷款还不上,银行也收不回贷款、本金和利息,经济生活就会发生很大的混乱。所以必须既积极又稳妥地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看看鲍威尔的讲话,再听听郭主席的讲话,所有人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郭主席是十分洞明的。

利率是资产价格的天花板是十分经典的一句话,击穿任何泡沫的唯一手段只有利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066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