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普京的血泪

  • 2018年,是美国对世界尤其是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的开始之年。

  • 3月9日,特朗普正式签署关税法令,“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

  • 3月22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因知识产权侵权问题对中国商品征收500亿美元关税,并实施投资限制”。

  • 4月4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将对我输美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

  • 4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301调查”,额外对1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中国也对美国的贸易战给予了坚决的反击.

中美在贸易战场上你一拳我一脚,普京想当一只聪明的猴子在旁边看戏。可突然之间,就在场内二人拳脚正欢的时候,普京却“咣当”一声跌倒了。等普京爬起来一看,原来就在特朗普全心全意进行贸易战的当口,却抽空给了自己一拳。

美国财政部于4月6日宣布,对一批俄罗斯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以回应所谓的“俄罗斯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全部恶意行为’”。在这份制裁名当中,包括7名俄罗斯商业领导人和他们拥有或控制的12家企业,以及17名俄罗斯高官,此外还包括一家俄罗斯国有武器进出口企业及其下属银行,其中,就包括俄铝的大股东欧柏嘉。

这导致了严重后果,俄罗斯股市直接崩了。

4月9日,俄罗斯RTS指数暴跌超过10%,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1.39%,创RTS指数1995年9月1日设立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在港股上市的俄铝跌幅更高达50.43%。

2018年5月份,普京在其“第四任总统就职典礼”上表示,在新一届任期上为维护国家和平、实现繁荣而竭尽全力是自己的职责和生命意义。并签署总统令,确定了2024年前俄罗斯在社会、经济、教育和科学等领域的国家发展目标和战略任务。其中之一就是“要求俄罗斯2024年前成为全球五大经济体之一,并将贫困率减半”。2019年俄罗斯的经济总量位于全球第十一位,近年来俄罗斯的经济增长速度像蜗牛,而且时不时还会后退几步,以这样的状态要想实现全球第五的目标,就是普京之梦。

但目标既然定下来了,普京同志就需要为之努力。而俄罗斯与德国之间的北溪2号管线就极为重要,可以将俄罗斯天然气大量输送到欧洲,对俄罗斯经济的拉动作用不言而喻。对于这条管线的建设,德国也极力支持。但就在这样的美好时刻,远在大西洋彼岸的特朗普看到了这个项目,隔着大西洋坚决叫停,而且对参与这项工程的企业给予了严厉制裁,北溪2号工程只能停工。

特朗普似乎是专门给普京拆台的。

这都是特朗普带给普京的血泪史.

全世界反对特朗普连任的国家领导人不会少,比如,加拿大的小土豆,德国的默克尔,甚至还包括法国的马克龙等人,看起来普京应该也是它们之中的一员!

但事实上,普京却不在他们的队列中。

8月7日,美国国家反谍报与安全中心主任埃瓦尼纳发布了一份报告,称中国、俄罗斯、伊朗在“干涉美国大选”。这份报告发布在美国国家反谍报与安全中心的官网上。报告显示,中国和伊朗更“担心”特朗普当选,中国认为特朗普“更难以预测”,而伊朗则是“担心特朗普连任会继续向自己施压”。报告则认为俄罗斯更不希望拜登当选,因为拜登在此前担任副总统时,一直扮演着“反俄罗斯”的角色。

有人认为这份报告是故意的误导,俄罗斯持有这样的态度是不可能的,源于有老年痴呆症早期迹象(这是美国民调认证的结果)的拜登是更好的对手,普京会更喜欢。但我认为这个报告是真实的,如果在官网上发布不实报告甚至是误导性报告,政敌不会放过埃瓦尼纳,他只能卷铺盖走人。

那问题来了,普京为什么更不喜欢拜登当选?或者说,更愿意看到特朗普获得连任?

先排除普京是因为大度才支持特朗普,历代沙皇都没有大度的习惯,特朗普似乎也不是可以让普京沙皇展现大度的对象。

有一种可能是,普京认为特朗普会在11月3日的大选中连任。如果普京认为拜登会当选,就不会在今天表露出这样的态度,这种做法就是现在搬起石头在将来砸自己的脚,得不偿失,普京这么精明的人不会干这种事。相反,如果认为特朗普会在大选中得胜,而现在表露出不喜欢拜登的态度(当然就是支持特朗普),将来就更容易与就任总统之后的特朗普打交道,这种策略比临时“买几斤猪肉”给特朗普送礼有用的多。这反映的是普京的精明。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虽然让普京吃了很多苦头,让普京心中充满了血泪史,但也给了更大的好处:

俄罗斯一直想融入西方文化圈,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所以俄罗斯认为自己是欧洲国家。能加入G7为代表的发达国家俱乐部,就是融入西方文化圈的标志。特朗普在6月邀请俄罗斯加入G7,为俄罗斯融入西方文化圈提供了契机,对于给自己搭了一个“梯子”的特朗普,普京的内心是很清楚的。

自从苏联解体之后,北约的对手就成了俄罗斯,北约东扩已经到了俄罗斯的家门口——乌克兰、白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在中东主要也是美俄之争。当美军不断从欧洲和中东撤出、转向亚太之后,亚洲的压力加大,而欧洲方向上的压力减轻,普京当然开心不已,甚至内心会感激特朗普。至于欧洲大陆上一群勾心斗角的国家,俄罗斯很容易应付。

普京既然得到了这么大的战略利益,那点经济利益的损失也就不算什么了,也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咽下“血泪”。

特朗普在当今世界上的国家领导人中鲜有朋友,但普京应该是他的好朋友,或许英国首相约翰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都只能算半个。很多人愿意用见面多少、会谈次数多少来判断是不是好朋友,事实却不会如此,真正的好朋友是不需要见面的,观察他们之间的“行动语言”更重要,也更准确。

就因为特朗普迅速推动了美军的战略转移,让欧洲和亚洲的压力此消彼长;同时特朗普正在打破过去的国际贸易与金融秩序,重组新的国际经贸格局,改变了各国之间的利益分配,所以,中国的选择就与俄罗斯相反,这是可以理解的。

世界是清晰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096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