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特朗普,蹩脚郎中

1789年法国爆发大革命,作为失败者的路易十六在1793年被送上了断头台;

1917年俄罗斯爆发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俄罗斯帝国被推翻,皇帝尼古拉二世在1918年被处决;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帝溥仪于1912年2月12日退位,按协议继续居住在紫禁城。1924年11月被冯玉祥以武力逼出紫禁城,逃到了日本公使馆。溥仪此后到东北成为满洲国皇帝。解放后作为战犯进行改造。

——法国、俄罗斯和中国是欧亚大陆最具有代表性的国家,上述三件事基本就代表了欧亚大陆的历史,赢家通吃,输家输掉所有,一般要包括性命。

时代更替时的输家会输掉一切,时代进程中的输家也一样如此。

比如:苏联肃反运动的1934至1938年间,130万人被判刑,68.2万人遭枪杀,他们都是郑智斗争中的输家。我们也很熟悉叛徒、内奸、工贼、野心家、阴谋家等词汇,这都是失败者的结局,当被冠以上述词汇时,一般来说性命难保,家庭成员还会受到株连。

这样的一幕时刻都在上演:比如那些老虎苍蝇,在台上的时候鸡犬升天、风光无限,赢家通吃;一旦从台上跌落的时候,往往被爆出巨额的贪腐行为,还有多少女人,等等,就会变的一无是处,不仅自己要进监牢,家庭也会受到株连。

欧亚大陆的人们大多已经在潜意识中接受了这种模式——赢家通吃、输家输掉一切。

我以前说过,英语文化与其它文化具有明显的差别,最大的差异在哪里哪?

就在于赢家不能通吃,输家也不会输掉一切。

2016年美国大选的时候,民主党是输家,按欧亚大陆上赢家通吃的概念,民主党应该被打倒甚至还要踏上一只脚,更不可能再有发言权。尤其上来的是特朗普这样的权力欲望非常强的总统,民主党更不会有说话的地方。可事实相反,你看80岁民主党人、众议院议长洛佩西,不仅没有输掉一切,甚至更加起劲地批评特朗普,而且稍有机会就让特朗普难看!如果让她抓住把柄,时刻都准备着打倒特朗普!

民主党人虽然是2016年大选时是输家,但活的似乎更起劲了。

背后的逻辑是,民主党虽然大选失败,但转身坐到了监督者的岗位上,它时时刻刻拿着放大镜监督着“赢家”的所作所为。一旦赢家没干好或犯下致命错误,立即就可以将他拉下来!实现从输家到赢家的翻盘!

赢家与输家、输家与赢家之间的地位可以自由地转换,就是这套体系的核心内涵,也就是说,输家可以随时成为赢家、赢家也可能随时变成输家,也就没有了赢家与输家之分!

这是真正平等的文化体系和社会体系。至于这种体系好不好,任何个人似乎都不能给出结论(只有历史才可以)。但这种模式下诞生了最近两届世界霸主(英国、美国),或许应该给人们以启示。

可以消灭输家与赢家的基石是什么哪?是契约精神!

还是以美国来说事。1620年横渡大西洋抵达北美的五月花号帆船所载的,并不是英国赴美洲的第一批移民,其实,13年前他们的先头部队105人,已分乘3艘小船登岸,建立了詹姆斯敦和弗吉尼亚殖民地。五月花号抵美时,弗吉尼亚的白人居民已经多达2400人了。五月花号之所以有名,是因为船上41位英国新移民,首次订立了一份到达“新世界”后大家必须共同遵守的公约——《五月花号公约》(注意“公约”两个字,这是所有人共同遵守的契约,是以信仰为基础的)。之后,一批批新移民们还陆续制定了《剑桥协定》、《康涅狄格基本法》等公约。这些公约不是凭空制定的,而是仿效当时英国的、权力互相制衡的制度。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建立很多规范、规章,如果全社会所有人都可以自觉遵守(甚至成为信仰),这些东西就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让社会稳定运行并推动社会的不断进步。但如果大家不去遵守(或所有人都想办法钻空子,甚至有些人可以凌驾于这些约定之上实现自己的利益),就是废纸。

美国伊始时期的一系列公约、协定、基本法等,之所以可以发挥作用并奠定今天的美国,都源于文化深处的内涵——契约精神——这是人们的信仰。现在的欧洲裔美国人中,来自德国裔、爱尔兰裔分别占前两位,英国裔已经后退到第三位(还少于非洲裔,在总人口中位于第四位),但因为美国继承的是英国的文化精髓,所以人们不会将美国-德国、美国-爱尔兰、美国-非洲直接联系在一起,却一直将美英视为一体,英国古老的契约精神在发挥着无形的纽带作用。

其实,在美国有很多与契约精神相关的故事。在17世纪到达美洲的英国人中,大多数都是中下阶层的贫苦人,背井离乡来到美洲谋生。它们虽然很穷,但在小酒馆喝酒时却从不赖账,在赌场中可以输掉所有的钱财,但也不会赖账。一旦有人赖账,对方就可能起身要求决斗,这说明它们在用生命捍卫自己的荣誉!捍卫契约精神。

要说明,如果将契约精神当成是坚守“有形合约”,就显得偏颇了。契约精神充斥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更多时候都以无形的方式体现出来,这本质是一种价值观。

美国总统大选中,赢家看起来聚焦了多数人的目光,它们成为美国总统载入史册,但输家一样是值得尊重的。源于美国历史上的所有败选者都会遵守契约精神,大选投票结束之后立即向赢家送去祝贺,赢家就会立即登上总统岗位履行职责,保证社会依照已有的规则稳定运行,发挥出社会的竞争力;同时输家也立即进入监督的角色,监督赢家兑现承诺,一旦赢家不能兑现承诺,就要接受从赢家到输家的转换。如果输家以各种理由不承认败选,可以以“选举不公”为理由去法院打官司,这种官司很可能要耗去很多时间,赢家就难以按照既定程序登上总统位置。民选总统没法按时行使职权,国家的行政体系就难以正常运行,就会将国家推入危机之中(宪政危机)。在这样的过程中,赢家也值得尊重,它们在制度之下接受输家的监督,在规则的基础上顺利行驶自己的职权。

这仅仅是以总统选举来举例,总统选举也是最容易处理的事件,因为与争议相关的所有处理流程都十分完备。如果美国社会的众多事件中,失败者都以各种理由不承认失败,美国社会就几乎无法运转,协商机制就无法发挥作用;赢家不遵守契约精神,威胁监督者的地位和权力,最后,社会就只能逐渐走向丛林社会。

这实际就是在契约精神的基础上消灭赢家与输家的过程。当一个社会消灭了赢家与输家之后,也就没有了赢家与输家,赢家与输家之间随时转换,社会可以稳定运行,让整个社会成为赢家。

这一点,就是现在美国的衰落之源!契约精神正在遭到破坏。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8月25日向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发出警告,敦促拜登千万不要在大选之日(11月3日)当晚就承认败选。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做,希拉里这样的政客肯定会给你一套冠冕堂皇的理由,但真正的核心就是一点,不想当输家,输不起!特朗普也一样,他并不敢承诺自己一旦败选就按程序移交总统权力并向赢家送上祝贺。可没有输家的坦诚,就没有赢家,契约精神的灵魂就将不再,美国还是过去的美国吗?

美国的衰落绝不仅仅体现在契约精神的衰落上。一个法治国家,在21世纪居然还以“莫须有”的罪名构陷总统参选人(即“通俄门”),由此可见那些所谓的“建制派精英”已经堕落到何种地步,甚至连普京都对美国政治很不齿。

(另外多说几句,普毛梦中都想击败美国,以经济或军事实力为手段就很难,因为有创新能力的社会总可以建立自己的相对比较优势,在这方面毛子不比美国占优。最高效的手段就是多给美国培养几个“希拉里”“特朗普”,每个“希拉里”“特朗普”背后都有一个庞大的人群,当契约精神消失后美国就不再是过去的美国,优势就会消失,就可以不战而胜。但要注明:这是十分卑劣、阴暗的招数)

其实这也是事物变化的根本规律,也是帝国兴衰的周期,美国也难以逃避。美国是移民社会,众多新移民给美国社会带来了百花齐放的思想,带来了活力和创造力,但新移民与美国传统的信仰、价值并不相同,长此以往,美国的传统文化就会受到侵蚀。所以,美国社会与其它社会一样,都是不断寻找平衡的过程,美国就是在不断吸收新移民与保持传统文化之间寻求平衡。

特朗普就任总统之后冲破阻力、甚至动用军费也要修建美墨边境墙,核心目的就是管控非法移民,目的当然是希望美国社会回归传统,这是美国社会的自我修复机制开始发挥作用的过程,只不过是借助了特朗普之手而已。但要让美国回归契约精神的原始含义,从总统开始就需要首先遵守美国的立国精神,一旦特朗普大选失败,就必须首先向赢家送上祝贺并保证权力的和平交接……。如果特朗普拒绝承诺在大选后和平移交总统权力,就表明他只是一个“蹩脚”的郎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096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