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甩出了王炸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已经指认委内瑞拉干涉了2020年美国大选,从美国来说,干涉大选就是对美国宣战。

对美国宣战的第一个战果已经显示出来:

美国德克萨斯州州政府在当地时间7日午夜之前,向联邦最高法院提起诉讼,对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州和威斯康星州的选举程序提出异议,认为他们违反了宪法。德州申诉,这些州违反了宪法中规定的“选举人条款”,因为这几个州通过法院或行政机关(而非立法机关),更改了投票规则和程序。此外德州还说,同一个州之内的不同县的投票规则和程序不同,这违反了宪法的“平等保护条款”。

德州还说到:“对我们选举程序完整性的信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选举程序)将我们的公民和联邦各州联系到一起”“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摧毁了这种信任,并破坏了2020年选举的安全性和完整性。”

德州要求,最高法院应该下令各州,允许其立法机关任命选举人。(最新的消息是其它数个州也已经加入了德州的诉讼)

简单的一句话就是,上述四个州的大选违宪了,必须进行纠正。

德州的诉讼要求立即将美国国会和联邦最高法院置于绝境。

11月14日,美国最大的民兵组织“誓言守护者”创始人罗兹表示:“我认为这个国家有一半的人不会承认(败灯)当选是合法的,他们不会承认这次选举结果。这意味着,他们不会承认败灯说话的有效性,不会承认败灯签署法律的合法性”。罗兹还同时宣布:“我们将会像美国的开国元勋那样,进行反抗和抵制。”此处的含义是清楚的,就是一旦败灯就任,就会面临暴动。

其它民兵组织如“骄傲男孩”等都已经发表了与“誓言守护者”类似的宣言。

民兵是美国本土仅次于联邦军队的一股武装力量,比如“誓言守护者”主要是由退伍老兵和前执法人员所组成,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成员有数万人,其中更有10%就是联邦现役军人。由此也可以看到民兵与联邦军队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民兵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联邦军队的态度。

前文已经特别强调过,美利坚合众国由50个州所组成,这五十个州相当于五十个“国家”,靠宪法将这五十个“国家”联系在一起,各个州(国家)具有高度的独立性,这是美国与其它任何国家之间的根本差别。德克萨斯原本是墨西哥的一部分,1835年得克萨斯的当地居民认为墨西哥政府违背了当初制定的1824年宪法,进而导致了德克萨斯革命。1835年12月20日,得克萨斯人在戈利亚德签署了一份声明,要求当时的墨西哥总统安纳将军尊重1824年的宪法,但安纳却以平叛的名义率兵攻打德克萨斯。因此,得克萨斯在1836年3月2日正式宣布独立,成立了得克萨斯共和国。随后美国、法国、比利时、荷兰等国相继承认德克萨斯独立,德克萨斯成了一个独立的国家。1845年得克萨斯选择加入美国联邦,成为美国的第28个州。从德克萨斯州加入美国的过程可以体会到美国各州具有高度的独立性(东方人或难以理解),是宪法(不是任何人或组织)将大家彼此联系在一起。

德克萨斯州诉讼上述四个州违宪,如果联邦最高法院判决德州败诉,就意味着欺诈之后的大选结果得到承认,就意味着宪法不被遵守,美国各州之间的联系就断了,德克萨斯这个比法国的国土面积还要大10%的保守州就事实上独立了,这意味着美国将迅速陷入分裂。

德州现在面临的处境与当初脱离墨西哥没什么差别,当时是墨西哥政府不遵守宪法导致德克萨斯的独立。如果联邦法院不支持其诉讼,就意味着不尊重宪法,最终的结果就是美国分裂。

虽然德州的声明由德州发布,虽然民兵组织的声明由民兵发布,虽然汹涌的民意有些人选择故意看不见,但这些却都成为川普甩出去的王炸。在大选作弊的证据已经车载斗量的今天,哪位美国国会议员、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敢面对将美国推入分裂、战乱的后果?如果真的这样,他们自己的地位也将不在。

美国情报总监已经发布声明说委内瑞拉等国干涉了美国大选,这说明情报部门已经拿到了它们干涉美国大选的实锤证据。

在美国2020年大选过程中通过网络战将川普赶下台,甚至让美国陷入分裂,本身就是马杜罗对川普甩出去的王炸,目的就是要彻底颠覆美国。

对于美国来说,干涉本国大选相当于对美国开战。不管怎么吹,委内瑞拉的综合实力远不如美国,一旦美国出动武装部队打击委内瑞拉,估计马杜罗没有多少生存的机会(除非及时流亡)。那么,马杜罗为何非要冒着对美国宣战、进而被美国打击的风险趟混水?

世界上有一种国家被称为“香蕉共和国”,特指那些拥有广泛贪污现象的国家,它们通常依赖出口如香蕉、可可、咖啡等经济作物,这些国家大部分分布在拉美。

委内瑞拉就是这样的国家,它家的“香蕉”是石油。

虽然拉美国家大部分都已经建立起民主选举制度,执行的也是自由经济,但这些国家有一个明显的特征是左翼甚至极左翼政党经常登台执政,这种现象从阿根廷的贝隆(1946年至1955年,1973年10月至1974年7月担任阿根廷总统)时代之后更是愈演愈烈。

左翼政府的典型特征是实行大政府、高税赋、高福利政策,重要行业实行垄断甚至直接国有化。

在自由经济体系中,社会财富体现在每个人所持有的固定资产(包括土地、矿产、房产、股票、基金等)和现金,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社会财富的增长取决于生产力的发展。政府持有的社会财富比较少。这就是小政府大社会。

但左翼政府要维持大政府和高福利,就需要提高税赋水平。但税赋水平太高,就不会有人进行投资活动,经济发展就会受到阻滞,财政收入就更加不足,这种增收的办法是受到限制的。所以,拉美国家基本都是印钞的老手,目的是通过印钞征收铸币税来弥补财政需求。因此,这些国家也都是高通胀的代表,也频繁换币。下图为委内瑞拉从1980年至2015年的通胀率:

 

从图中可以看到,委内瑞拉的通胀率长期处在高水平,10%以下的年份是十分稀少的。

既然需要不断通过货币超发征收铸币税,通胀就长期在高位,就意味着单位纸币的购买力快速下降,纸币的面值就会越来越大,纸币后面的零就会越来越多,为了保证银行和财政部门可以正常营业(纸币后面的零太多时是无法营业的),就需要频繁的换币。本世纪以来,委内瑞拉就已经进行了两次换币,2007年是1000玻利瓦尔兑换1强势玻利瓦尔,2018年8月再次换币,100000强势玻利瓦尔兑换1主权玻利瓦尔。下图是委内瑞拉现在正在使用的主权玻利瓦尔对美元的汇率,由这个图形就知道,两年左右的时间以内,委内瑞拉必然还需要再次换币,否则纸币的零太多的时候银行和财政部门无法运转。

纸币高速贬值就带来下述结果:

第一,个人手中的纸币、基金、股票所代表的财富被夺走,体现出民众贫困化的过程;如果该国不准许私人拥有土地矿山房屋等作为私有财产,民众就成为了“无产阶级”,一穷二白。可我们也知道,只要人们从事劳动,就会创造社会财富,既然民众成了“无产阶级”,社会财富到了谁手中?当然就到了行政权力的手中。而行政权力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就最大限度地掌握了社会财富。当政府掌握了绝大多数或全部社会财富之后,就完全掌控了社会,这是大政府要实现的目标。

第二,当不断高速印钞导致高通胀的时候,企业就会倒闭(《如松看货币之道》中有详细的原理),此时政府就可以凭借自己掌握的资源(行政权力、印钞权等)进行兼并,这就是企业的国有化进程。所以就看到2004年之后委内瑞拉的国有化进程快速推进。企业(包括农场、牧场等)是创造社会财富的基本单元,当企业国有化推进之后,政府就更大限度地掌握了社会财富。

不断加速印钞实际就是掠夺的过程。在这样的国家中,实物、贵金属、权利等都是财富,唯独纸币不是。

全球很多国家的官员们都有贪污行为,无非是利用手中的行政权力换取股权、纸币、商品等。但查韦斯、马杜罗等人将民间的财富通过加印钞票扫荡殆尽之后,全社会所有的财富就都被政府所控制,也就被自己所掌控,实现了贪污的最高境界!

但这些香蕉共和国的做法是与美国的经济模式水火不容的。美国倡导的是自由经济模式,社会财富主要掌握在私人手中,也受到法律的保护,目的是提升私人进行劳动和创造的积极性,推动社会走向富裕。一旦香蕉共和国的思潮通过非法移民开始影响美国之后,美国的经济和政治体系就会被颠覆(所以,移民和非法移民是民主党的重要支持群体,败灯也要执行大政府和高税收的政策,本质上走的是香蕉共和国的道路),所以,美国社会对拉美的左翼思潮在多数时期都十分警惕,川普不断制裁、甚至意欲推翻马杜罗的想法也就昭然若揭。

基于美国的综合势力在拉美国家中鹤立鸡群,马杜罗等人就更有危机感。考虑到进入战场几乎没有胜算,通过网络战在2020年冒险干涉美国大选就是自己取胜的良机,目的是希望将主张大政府、高税收的败灯送上总统宝座,赶走坚持传统自由经济的川普。

为何在拉美国家中左翼政府可以不断登台?本质上利用的是人性之恶。

司法、国会和行政系统的人们,因为掌握着权力,就成为社会的强势阶层,但如果社会上下层之间的流动稳定、高效,在任期制下任何人手中的权力都是暂时的,从整体来看也就不存在明显的社会阶层(当然这是理想状态)。但人性是自私的,一旦进入了强势阶层之后就会倾向于推动阶层固化。在大政府、高税收的情形下,社会财富就源源不断地流入到强势阶层,被他们所掌控,而高税收下民间积累财富的速度减缓甚至根本无法积累,结果,阶层也就固化了。南美的阿根廷、巴西等国家,虽然实行的都是选举制,但阶层固化的十分严重,都是由这个原理实现的。其实,这种倾向也已经渗入了美国,在美国2020大选过程中,腐败已经明显渗入到了美国社会的司法、国会(州县议会)、政府等整个系统,缘于如果仅仅是少数人腐败,就无法进行如此大规模的舞弊。腐败就可以快速积累社会财富,就会努力推动阶层固化,所以他们就集体支持主张大政府的败灯。

同时,社会中下阶层的人们,总是希望政府发放更高的福利,但政府从来不会创造财富,他们只能通过垄断社会财富才能发放高福利,以满足人性的贪婪。

所以,强势阶层和中下层民众,基于贪婪的人性,就不断将左翼政府送上执政的地位。

所以,今天爆发的大选之争,可以看作是香蕉共和国内外勾结向美国发动的进攻。马杜罗甩出去的王炸很有破坏力,可以导致美国的分裂与内战,一旦得手当然就可以喝庆功酒。但一旦美国选举舞弊的真相被不断揭露,各州、民兵、民众不断觉醒,最终却也会成为川普的王炸,成为连任的筹码。当川普结束了“内战”之后,马杜罗等人就只能面对美军的铁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096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