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这,才是真正的牛B

萨斯是一个很“友好”的病毒,一旦感染就立即出现症状,让医疗机构可以马上将感染者从人群中拣出来进行治疗,就可以终止病毒携带者对社会的影响,所以它只流行一季就结束了。

但新冠病毒是十分狡猾的病毒,一点不“友好”,潜伏期可以从几天到二三十天,很多携带者在潜伏期内没有症状,这就导致将感染者检出来的难度加大,即只能拣出来一部分(还会在社会上存留一部分)。同时,基于任何检测手段都是有误差的,中国的感染者有数万,韩国、意大利和伊朗的感染者也已经在一万左右,还有很多其它国家都是千例以上,即便只考虑检测误差导致的遗漏,人数都很大。还有,部分出院患者依旧携带有新冠病毒。

这就可以得到一个结论:有很多病毒携带者会长期在社会上工作、生活,延续病毒的传染链。

当这些遗漏携带者不断感染其它人群之后,就会导致病毒的二次爆发(实际就是二次分拣的过程)。也就意味着在疫苗开始大规模商用之前,人类不可能战胜新冠病毒。如果病毒不断变异,就变成根本不可能。

对于新冠病毒,未来只有两种方式做为结尾:第一,疫苗大规模商用之后所有人均进行疫苗注射;第二,病毒衰减失去感染能力,也就是说病毒放过人类。

部分病毒学家寄托于夏季到来让病毒的影响转弱,但这种寄托并无理论依据。首先是这个病毒传播的速度太快,现在巴西等南美国家也已经出现了大量的病例,即便北半球中高纬度地区进入夏季、病毒流行转弱之后,巴西等南半球的国家就会进入冬季,就是病毒爆发的气候模式,当来年南半球进入春季的时候,北半球开始转冷,南半球的病毒携带者就会将病毒带回北半球,继续传染链。其次,病毒在夏季只是不活跃,并不意味着消亡,越过夏季之后,病毒会再次活跃。最后,从现在来看,新冠病毒无论是在温度高的地区还是在温度低的地区都有传播,北半球夏季气温升高之后是否可以有效限制病毒传播还是变数。

所以,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6日在日内瓦表示,尚无证据显示新冠病毒会在夏季自行消失,当前各国应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从个人意见来说,现在进行的病毒爆发应该只是前哨战,根据以往的规律,现在必须考虑二次爆发的情形:

第一,一般的规律来说,二次爆发涉及的人群更广,致死率更高。

例如,西班牙型流感可以简单分为三波,第一波发生于1918年春季,基本上只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第二波发生于1918年秋季,是死亡率最高的一波;第三波发生于1919年冬季至1920年年春季,死亡率介于第一波和第二波之间。至1920年春季逐渐神秘地消失,病毒放过了人类。

1957年2月,贵州西部出现H2N2传播,开始爆发“亚洲流感”。3月份即流行全国,4月之后就流行到了香港和日本、东南亚,接着传到印度、伊朗、也门、希腊、瑞典、埃及、叙利亚和约旦等,5月和6月,流感传播到美国、澳大利亚和南美洲。9月初,再度传回日本和北美等地,然后又向世界很多地方传播。这是人类自1918年“西班牙流感”后受到第二次极严重的流感威胁,世界卫生组织称,全球共有200万人死于这场流感,主要是城镇居民。

1957年12月,亚洲流感第二波又向中国大陆袭来,一直持续到1958年,流感才在中国大陆消失(但在世界的局部地区依旧还存在)。

亚洲流感的致死率平均为0.67%,第二次传播时的致死率也高于第一次。

第二,二次爆发时,经济上的威胁才真正到来。

次贷危机之后,各国央行都在通过印钞以给政府、企业和家庭加债务以挽救经济,这就导致全社会的债务高企,在此就不再罗列那些天文数字。当疫情爆发之后,全社会的工业品需求就会下滑,但基于企业也有自己的现金流管理措施,在病毒流行的第一阶段,很多企业尤其是国际企业(它们有严格的现金流管理程序)还可以勉强应对。但一旦在半年多以后出现二次爆发,需求就会加速下跌,企业已经绷紧的资金链就会集中断裂,进而导致政府的财政收入下滑、失业上升又导致家庭收入下滑,就会导致政府和家庭的资金链同时断裂。

二次爆发的致死率上升,资金链集中断裂,全社会就会进入深度萧条。

从资本市场的节奏来说,股市最先受到流动性的影响而下跌,收缩全社会的流动性,经过一段时间的传到之后就会进一步冲击楼市,而楼市的下跌就会导致全社会的资金链断裂。而病毒的二次爆发很可能就成为压垮楼市的最后一根稻草(即便没有病毒的二次爆发,楼市泡沫也会紧随股市而破裂,但病毒的二次爆发会导致资金链断裂的更迅速更猛烈)。

所以,一旦出现病毒的二次或三次爆发,带来的结局是十分严峻的,为了缓解国家、企业、家庭的债务压力,只能进行货币价值大幅度重置,这实际就是1929年大萧条之后罗斯福所作的事情,1934年1月罗斯福将1美元的含金量从1.50466克调整为0.888671克,美元贬值幅度是41%,这就是当时货币价值重置的幅度。未来货币价值重置的幅度会远远高于这个比例,而且不是一次性贬值,而是长时间不断的连续贬值。各个国家贬值的情形也会不同,很多发展中国家的货币价值会重置到零的水平(即换币,或多次换币)。

应对这种病毒带来的危机,即要考虑首次爆发,更要考虑二次三次、致死率更高的爆发,只有采取两种办法才是比较合理的:第一种是以色列为代表,将病毒彻底御国门之外;第二种是,如果不能将病毒御国门之外,就只有英国的做法是最合理的。尽快让本国社区形成抗体人群(在这个过程中要保护弱者降低损失),才能有效抵御首次之后的、问题更严重的病毒爆发,降低国家的整体风险。对于主要国家来说,对于这种公众事件的处理英国依旧首屈一指,这才是真的牛B。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146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