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一代船王在想什么?

 

北京时间7月9日晚间,香港上市企业“东方海外国际”(简称东方海外)发布公告,宣布控股股东董建华家族——持有68.7%集团股权——已同中远海运控股公司达成共识,中远海运以每股78.67港元(约合10.07美元)的价格向董建华家族收购手中持股。据推算,董建华家族将因此套现338亿港元。

东方海外成立于1947年,对于董建华来说,这是祖业。天朝人自然明白祖业对自己的含义,是轻易不能抛售的,除非出现非常极端的情形才能这么决绝。同时,董建华的地位大家都清楚,他考虑的着眼点与其它商人会有所差异,因为他不仅是商人,还是极其重要的政介人物。他这么做了,就是做了全盘的考虑,或从两方面来说,至少他认为都到了最后的关口。

过去半个世纪,亚洲经济蓬勃发展,日本、韩国、新加坡、香港等迈入了发达国家(或地区)的行列,大陆改开之后,经济快速发展,让亚洲经济发展达到了新的高潮。

船王此时的做法,背后的内容值得细思量。

船王抛售固然与内地港口城市的崛起有关,但这不应该是主要原因:第一,香港有比较完善的金融衍生品交易系统,可以对冲一系列的金融风险所造成的损失,这是大陆所有的港口城市都不具备的;第二,难道董建华就不能参与内地港口城市的海运运输吗?看看他的行头也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甚至更有优势。

大陆对大宗的消费需求,现在已经是亚洲航运业的主要业务,这主要取决于基建和房地产。我在以前说到,用印钞推动的2015-2016房地产的繁荣方式,已经不能持续,根源在于它带来了汇率的下跌,这在汇率曲线上看的非常清楚。如果说房地产是财政的钱袋子,那么,汇率就是命根子,那个更重要?我认为是后者(或许这也是船王抛售给出的郑志含义),至少现在来说是如此。未来,只有一个数字比汇率更重要,那就是歪储的规模,这是不便谈论的话题。

上半年,经历了一轮货币政策中性的过程(应该还不属于去杠杆)。从6月开始,央行态度开始有所放松,这直接带来了债券市场的反弹。

如松:一代船王在想什么? - niudaoblog.com

现在,境内的投资人又开始出现债券的多头情节,对于逐利大军来说,这也是正常的。因为上半年的货币政策中性,直接带来了直接融资的缩减。根据央行发布的金融数据,上半年企业债券融资净减少3708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减2.14万亿元(这个数字非常大)。上半年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4702亿元,比上年同期少1321亿元。但经济增长和债务的可持续性严重依赖债务扩张,直接融资的严重缩减,会让债务市场更加严重地依赖银行贷款,以今天的局势来说,这几乎是不被准许的(将来容易导致银行出现问题),这是央行从6月开始货币政策松动的根源。随着货币政策松动,直接带来融资的增长,比如:6月份企业债券净融资额环比多2344亿元(央行的数据)。

如果央行继续放水,自然带动直接融资继续增长,并带动资产价格,大宗的需求很可能稳定甚至增长,这要看看央行的放水行为是否可以持续。

如松:一代船王在想什么? - niudaoblog.com

这是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图。从6月份央行的货币政策开始松动后,中美国债收益率的差距缩窄明显(观看5月底中美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差并与现在对比),这意味着利差缩窄,而利差缩窄汇率就会承压,这会给出以下信号:首先,未来国内资本的流动会受到更严重的制约,缓解货币贬值的压力。但是,这种行政手段的效果会越来越差,不会再像年初那么明显,这里的原因不言自明。其次,资本(包括各种资本)流出,汇率承压。如果中美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差维持在现在的水平或继续加大,估计汇率市场会在未来的一个月左右转势。

汇率转势之后,央行还可以继续宽松吗?基本无望。这样就意味着利率市场将继续承压。最近,一些主要的专家在发表观点:应该加大汇率市场化的波动。上述原因或许就是根源。(但现在的民币汇率比较难以判断,缘于那个逆周期调节因子,很难弄清楚细节)

未来,这种中美国债市场收益率之差、也就是利差的压力将一直存在,决定央行已经没能力用大放水的手段推动资产价格,这表明房地产的繁荣已经过去,这自然让大宗的需求无法繁荣,甚至会出现大幅萎缩。

李嘉诚、王健林、潘石屹对地产的抛售还可以用各种其它原因来解释,但船王的抛售即代表了郑志倾向(在大陆,这非常重要,我们不清楚,只能猜测)也代表了金融与经济。

船王已经不再恋战,或也代表了港币的将来。

船王的做法,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时代的信号,他涵盖的内容,比商人抛售的意义更重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175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