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2020,轰鸣的警钟

我们观察历史,总有一些年份是“敲钟”之年。距离我们最近的、最典型的就是1958年,这一年是一片乐观之声,媒体上充满“正能量”,最典型的是亩产万斤十万斤的报道不绝于耳(没人敢质疑这种“正能量”),人们的“信心”空前增强,但紧随其后的就是三年饥荒,现在我们已经十分熟知这一时期的场景,这就让1958年成为“敲钟”之年。

乐施会在本月初发布的报告说,到年底,每天会饿死1.2万人。“饿死”这个词汇在沉寂了很多年之后终于又重回人们的视野中。今年各国还有以往一些年份的储备可以消耗,不知明年乐施会又会给出什么样的预报。

2020年,注定是极为特殊的一年。

地球上每一年都会发生自然灾害,这根本不值得奇怪。但2020年的自然灾害却尤其严重、密集,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是百年难遇的重大灾害;遍布东非、南亚、俄罗斯和南美的蝗虫灾害不断爆发;埃博拉病毒再次出现;已经消失了很多年的鼠疫又开始蠢蠢欲动,等等,这些灾害在2020年密集爆发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吗?

在功夫财经上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说的是病毒流行与太阳黑子之间的关系。中心意思是说,瘟疫大流行实际是一种自然现象,它一般出现在地球的冷周期中,缘于此时太阳黑子数少,太阳对地球的辐射很弱,抑制或杀死病毒的能力低,让地球上已经存在的或新产生的病毒具备了在人与人之间加速传播的条件,瘟疫也就形成了。也就是说,无论人或自然界,时时刻刻都在“生产”新病毒,历史上的旧病毒也会以各种状态存在于地球上,但只有客观条件具备时才能在地球上加速传播并形成瘟疫大流行,而太阳的辐射状态就是那个“开关”。

以这个主线观察,在地球冷周期中出现的那些大瘟疫就不是偶然的,比如,东汉末年、元末明初、明末清初的瘟疫大流行都是在冷周期爆发。冷周期的形成与太阳黑子数的变化相对应,这样的时期太阳上的黑子数很少,对地球的辐射强度很低,就具备了病毒加速传播的条件。而距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太阳黑子极小期(即太阳上黑子数极少的时期)是1795年开始形成的道尔顿极小期,从下图可见在大约1835年以前,太阳黑子数都很少,太阳对地球的辐射都很低,在这个周期中的1817年爆发了印度霍乱,这是一场真正的瘟疫全球大流行,与今天的新冠病毒一样流行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仅在印度所造成的人口损失就高达1500万至3800万,而1800年印度的总人口也才7000万左右。这场瘟疫的全球大流行就像历史上经常出现的那样,连续流行了20年之后在1837年就自己突然消失了(但在1900年以前又出现了几次阶段性爆发),这种突然的结束并不是人类努力的结果,因为当时既没有研发出霍乱疫苗也没有制造出特效药,相反,有理由相信是太阳辐射强度的剧烈上升抑制了病毒的传播、结束了这场大瘟疫,因为在下图中的1935年之后,表示太阳黑子数的波浪曲线出现了剧烈上升,代表太阳对地球的辐射强度骤然加强,终结了本次瘟疫大流行。

在2002年曾经爆发萨斯,但流行一个多季度之后就自己结束了。萨斯与新冠病毒应该是比较相像的,都属于冠状病毒家族,为什么新冠病毒开启了全球大流行,即便到了夏季也还愈演愈烈?从下图也可以看到不同:

萨斯流行在2003年春季,当时的太阳辐射处于比较强的时段(上图中2003年的太阳黑子数处于比较高的时段) ,此时,太阳辐射对地球上病毒的抑制能力强,病毒的传播能力弱,到夏季气温上升时,抑制能力就更强,所以萨斯只流行了半年、到了当年的夏季就基本结束了。当时既没有研发出疫苗也没有特效药,人类对抑制病毒的传播几乎没多少贡献。而本次新冠疫情的爆发出现在太阳活动本身就很弱的第24周期(上图中最后一个波峰代表的就是第24周期,波峰高度代表的黑子数明显比以前的波峰低很多,大约差一倍),而且又爆发在24周期中黑子数最低的波谷阶段,2020年的黑子数几乎就在零轴上,这就让病毒的流行非常容易,所以,新冠病毒在北半球的夏季依旧在高速传播。从现在的种种迹象观察,病毒的变异速度比较快,病毒抗体在人体内存活的时间也有限,特效药的研发前景也不明朗,人类在对抗新冠病毒的传播上到底能做出多少贡献也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上述都是问题的一面——即瘟疫的爆发与所带来的影响,但人们都在忽视问题的另一面,这是今天的重点。我们从历史经验知道,大瘟疫之后一般都会伴随大饥荒,就源于问题还有另一面。

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是太阳辐射低、对病毒传播的抑制能力减弱之后的结果之一,但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却不是太阳辐射降低之后的唯一结果。

第一,除了新冠病毒之外,其它致命性病毒也会变得更活跃,所以,消失了很多年的鼠疫(也就是中世纪时期流行在欧洲和中国的黑死病)也开始显露威胁,在世界各地陆续出现报道,而且在非洲已经出现了因鼠疫而致死的病例。

这本身就是病毒容易复活并异常活跃的时期,即便未来萨斯、导致中东呼吸综合征的冠状病毒(MERS-CoV)再次活跃也不值得大惊小怪。这和人类自己是否喜欢没关系,只能尊重这样的客观现象。

第二,在自然界中蝗虫一直都是存在的,正常时期它与其它生物、动物形成一种生态平衡,就无法形成蝗灾。但是,当太阳辐射减弱时,对虫卵繁殖的抑制能力下降,虫卵就会加速繁殖,生态平衡被打破,蝗虫数量暴增之后就形成了蝗灾。所以,从去年冬到现在,世界各地的蝗灾似乎在一夜之间复活,东非、南亚、东亚、南美、俄罗斯和缅甸出现的蝗灾,有些地区可能是蝗虫迁徙所导致,但也可能是本地的蝗虫加速繁殖之后的结果。

今年,其它的虫灾也很可能加剧,因为太阳辐射太弱了,会让所有的虫卵加速繁殖。

特别要注意的是,科学家预计太阳的第24周期会在今年4月结束,然后从5月开启第25周期,也就是说太阳黑子数从5月就应该逐渐走高(即上图中的波浪曲线开始上行),可惜,太阳的第25周期并未如期开启,太阳黑子数依旧处于零或接近于零的状态,太阳辐射依旧处于最低迷的状态,这就意味着太阳辐射依旧有利于病毒传播。这种太阳辐射低迷的状态还会持续多久?谁也不知道,即可能数月,也可能数年,也可能数十年(每个太阳黑子极小期,太阳黑子数都会低迷数十年,太阳辐射低迷的状态就会持续数十年),太阳辐射低迷的状态延续的时间越长,越有助于病毒继续传播下去。

在这里可以明显看到,病毒的加速传播和终止,都体现的是太阳的权力。中国和世界各国在古代都有天帝、太阳神等说法,它们掌握着公正与奖惩,也因此就受到人类的崇拜,这些都不会是凭空而来。

在太阳辐射下降之后,所有病毒会加速活跃、传播并集中为害,就会导致人们的生产活动减弱、降低了基础商品的供给;同时,太阳辐射减弱会带来虫灾的爆发,成为饥荒的另外一个推手,所以历史上的大瘟疫都会伴随大饥荒。

这篇文章本质上说的是一种不一样的思维方式,是太阳决定着病毒、细菌、虫卵的活跃与沉寂,决定着人类的命运。当今时代的人们总认为自己无所不能,让自我的意识过度膨胀,实际上,人只是宇宙中的一种普通生物而已,是宇宙生物链中一个小小的环节,在宇宙和太阳面前微不足道……。

人类需要做的是:在尊重天地与自然的基础上自强不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176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