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高筑墙,广积粮

 

标题是明朝朱升对朱元璋所说,很多人都知道。

下面这张表格是去年6月至今各月cpi的走势,cpi代表的就是我们兜里钞票的购买力变化趋势:

由这张图表可见,从去年11月开始,cpi增速开始下滑(但CPI还是正数,只是说明钞票贬值的慢了点),下滑的主要动力来自何处哪?

再看下面这张从去年7月至今各月ppi的数据表:

 

由这张图表可以看到,PPI从六七月间开始连续下跌,说明工业品价格的涨势不断缓和(变负的时候是下跌,就是通缩)。到今年1月,距离工业品的通缩仅仅一小碎步之遥。

PPI代表的是什么含义哪?当然是工业品的出厂价格变化。另外,农业方面的税收极少,大部分已经被取消了,税收基本来自工业领域,这是一个国家走向工业化道路之后的必然现象,有些国家还会通过工业方面获得的财税收入反哺农业。所以,ppi的下滑趋势就约代表了财政收入的变化趋势,下表是从去年6月至12月各月财政收入增速的变化:

 

财政收入的同比增速从去年7月开始下滑,12月略有回升,与PPI的走势基本吻合。

上述只是引领大家观察数据的思路。 

如果将工业品粗略地认定为生活中的非必需品,将农产品和服务(比如教育、医疗、交运等)认定为必需品。大概就可以认为CPI从去年11月的下滑,必需品的价格或许没太多变化(当然也可能是依旧在上涨),主要是非必需品价格涨势变缓所推动。

现在,矛盾来了。财政收入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核心内容,在哪个国家都是大事,一旦财政收入增速随PPI的下滑而下滑就必须采取措施,下述都是可选项:

第一,放水,这是保留节目。但水又不能跑到“野地”里去,所以,就有了“二高”对歪会流动的解释。但这个措施是有后患的,那就是让必需品推动的通胀和实际利率快速上升,因为这是需求不足的时候。

第二,加快毛艺谈判,希望刺激外需,这可以理解。

第三,稳定房地产,即便全面放开限购限贷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有限就会有放,也符合逻辑。

第四,扩大债务市场,加强ZF债融资。一旦需要的时候,由妈妈来买单。

……

要说的是,如今刺激工业类的需求是比较费劲的。根源在于世界各国的债务压力都很大,人们对非必需品会谨慎购买(比如,换车换手机的频率会减缓)。此时,各国ZF都会盯着有限的工业类需求,特朗普也是。这让扩张工业类需求(内、外)都比较费劲。

当工业类需求无法实现强力扩张的时候,又不能让“水”进入“野地”,“水”就自然而然地流向必需品领域,所以,未来通胀的主要动力将来自于服务类价格,其次是基础商品价格。

股市已经开始反应这种现象(飞猪),是先知先觉者的觉悟,未来,觉悟的人会越来越多。

中国必将腾飞,我们坚信不疑,世界第一GDP大国的目标是必然达到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186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