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货币战争,再次打响!

现在,即便是美国的很多金融专家也都在看空美元,美元真的要丢掉世界储备货币地位了吗?

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基石是什么?是比非美货币更稳定,这是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基石。

由此就可以看到,无论美元指数,还是美元兑非美货币的汇率,都仅仅是相对概念,这一点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有生动的体现。

由于当时美国经济的滞胀不断深入,美元加速贬值,这就让美元陷入了危机之中,其根本标志是美元表示的金价不断上涨,在十来年的时间内国际金价上涨了大约24倍。

但最终,美元在全球货币体系的中心地位并未改变,依旧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存续到了今天,根源就在于美元指数只是相对概念,非美货币无法建立起属于自己的信用,也就无法取代美元在国际货币市场上的地位。

所以,美元要捍卫自己的地位,并不取决于本身贬值的速度是快一点还是慢一点,更主要的是:美元需要持续打败威胁到自身地位的非美货币!

1

制造非美货币危机,巩固美元地位

任何货币的信用都需要时间的持续积累来完成。但是,当一种货币经常爆发货币危机的时候,信用积累的过程就会中断,也就失去了取代美元的能力。由此就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欧债危机给欧元带来的影响。

由于希腊以及“欧猪五国”的债务危机,让欧元的问题凸显在整个世界面前,即便欧债危机之后,欧元的信用弊端也无法修复。欧元区成员国的债务问题对欧元的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欧债危机之后,一度曾经如日中天的欧元对美元的威胁下降了。

随着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美国经济和财政又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全球几乎所有央行都在极力印钞以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经济与债务。

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从去年9月的不足4万亿美元已经飙涨至现在的7万亿美元以上,国际货币市场就自然而然地再次滋生对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怀疑。

美元有能力摆脱这种怀疑吗?

毫无疑问,依旧要推动其他非美货币的货币危机。当货币危机严重损害其他主要非美货币的信用(包括欧元、日元、人民币等)之后,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就会得以稳固甚至会加强!

美元正在亮出自己的“獠牙”,希望为自己找到逃生之路——为下一阶段的货币战争做准备!这场货币战争类似次贷危机之后的欧债危机。

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8月3日报道,“美联储考虑放弃其30多年来一直遵循的一种做法,即通过加息来遏制通胀上升的策略。”

报道称,“美联储官员将转持一种更为宽松的观点,允许通胀率在一定时期内略高于美联储2%的目标水平,以弥补以往通胀率低于该目标水平多的情况。”

简单地说,就是美联储将采取纵容通胀的策略。根源就在于美国政府的负债率已经在120%以上(年底很可能超过140%),如果通胀率超过2%,美联储就立即以加息应对,美国政府不足以应付利息支出的快速增长,就很可能会因债务压力而破产。

此时,必须保持更长时间的低利率状态(也就是维持更长时间的实际负利率),推动通胀达到更高的水平,只有当美国经济达到严重过热状态之后,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必然加速增长,应对美联储加息的能力增强,此时美联储才会考虑加息以抑制通胀。

然而,这种做法也是美联储进行货币战争的逻辑。

2

瘟疫下的通胀,加深社会矛盾

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对全球的生产活动已经形成严重的打击,其中农业问题尤其引人关注。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干事戴维·比斯利4月21日在安理会就冲突与饥饿问题举行的视频连线会议上警告说,新冠疫情将使冲突地区饥饿问题加剧。

比斯利说,全世界每天有8.21亿人挨饿,另外1.35亿人正走向饥饿的边缘。世界粮食计划署每天都为近1亿人提供粮食,如果现在无法向这些人提供粮食,在未来的3个月里,可能每天会有30万人饿死。

这意味着,当粮食出口国因瘟疫大流行而无法出口农产品之后,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即便有钱也会失去对贫困人口的救助能力,这个星球上将出现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每天都会有数十万人饿死。

到6月11日,联合国再次提升了警告等级,明确警示全球正面临50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

其实,这些警告都是可以理解的,任何一次瘟疫的全球大流行都会导致大饥荒,这是瘟疫对全球生产活动所带来的破坏作用所决定的。

同时,今天全球实行的是主权货币(纸币),纸币的发行速度只能依靠各国央行的道德约束,也就是说,当道德水准严重下降之后也就彻底失去了约束,这或许就是今天的现状。

一些国家纸币的随意滥发已经大行其道,当饥荒发生时的通货膨胀会更加严重,对中低收入群体的打击也会更加严重。

然而,世界各国的基础原材料和农业的供给能力是严重不平衡的。

总体来说,南美、北美、澳洲的能源和粮食自给率比较高,而非洲、欧洲和亚洲则相对较低(中东的原油自给能力很高,但粮食严重依赖输入,而俄罗斯的综合自给能力比较高,有能力同时输出石油和粮食)。

▲世界各国粮食自给率示意图,数据来源于2003年

当一个国家或地区原油或粮食自给不足、一旦因货币滥发导致通胀严重恶化的时候,就很可能出现通胀失控或大饥荒,进一步还会导致社会失控。

反观北美、南美的部分国家在原油、农产品上的出口能力即便萎缩甚至消失,但基于其自身的地理特点、经济特点却可以保证自给自足,通胀就可以得到适当的控制,至少不至于恶化到让社会失控的地步。

这种结构性的差异是十分值得重视的。

3

稳定的粮食和石油供应,是美元强有力支撑

一国货币的价值本质上取决于通胀,能源和粮食的价格更难以控制的国家,其货币的价值就更没有保证。

而美国粮食以及原油的自给能力,为美元提供了基石(不至于掉进“大海”淹死)。目前一些国家的粮食品种价格已经出现大幅上涨,就在佐证瘟疫大流行对全球谷物市场所带来的冲击!

因此,就在这样的敏感关口,美联储纵容美元贬值,就会起到引燃、推动以谷物为核心的基础商品对全球通胀的推动作用……

这种策略对欧元的压力尤其严峻。经过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打击,意大利2020年的GDP总值预计会回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前期的水平,这必然造成政府负债率的暴涨(一般预计今年年底意大利的债务率会达到165%以上),一旦通胀暴涨就会推动国债收益率暴涨,意大利等欧元区内高债务国家就只能离开欧元区,很可能导致欧元区的解体。

一旦欧元区解体,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不仅不会下降,甚至还会提升。即便欧元区不会解体,欧元的信用也会再次遭到严重打击。

当欧亚主要货币的信用积累过程受到严重的打击之后,就给美元提供了逃生的出口。

基辛格曾经说过:

“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人类;谁控制了货币,就控制了全球经济。”

自给自足的石油和粮食,就是美元继续维持自身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两块垫脚石。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216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