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拜登是谁的大礼包?

很多朋友说,拜登是中国的大礼包,根源在于期待他会继续执行小布什-奥巴马时期(2001年-2017年)的政策,这个时期是中国经济突飞猛进的时期,也是中国的外汇储备加速积累的时期(下图),可以说是黄金时代:

 

之所以中国在这一时期净增加了约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美国以资本形态和贸易逆差形态不断进行资本输出是主要条件之一。

美国的资本输出和贸易逆差的不断扩大,本质上都是产业输出的结果(资本输出在其它国家进行投资,然后将商品输入美国),可产业输出之后就会削弱美国的就业和财政,结局就是美国政府的财政负债率不断攀升。从下图可以明显看到,在小布什-奥巴马时期,美国政府债务率飙升至105%左右的不可持续的水平。

 

就因为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已经达到105%左右的不可持续的水平,所以特朗普上台之后开启了关税战。关税战的内在含义是,如果美国企业继续外迁希望返销商品,就要缴纳高昂的进口关税,要么就是将生产基地建在国内,为美国政府提供税收和就业机会,所以去年美国的失业率降到了五十年新低。随着失业率降低,未来就会逐渐在贸易逆差和财政收支上体现出效果。

今年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打击,美国政府的负债率再次飙涨,财政危机时刻威胁着美国政府,拜登还有能力继续执行小布什-奥巴马时期的政策吗?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大选投票之前,拜登曾说他会取消川普制定的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关税,但12月3日在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的采访时又说,他暂时不会移除这些关税。

我个人认为,拜登不仅会继续执行川普的关税政策,一旦美国财政爆发危机(这是必然的),还会继续升级关税战。到那个时候,现在支持拜登的那些国际垄断企业必然会与美国政府进行剧烈的博弈,因为这会继续损害国际垄断企业的利益。或许,拜登的执政期注定是短暂的。

以今天中国的国力,如果美国独自对中国发起冲击,能有多大的威胁?不会很大,但这恰恰是特朗普执行的政策。拜登是一个十分弱势的总统,自然没胆量继续执行特朗普的政策,只能与日本、英国、德国、法国等国家更紧密的联合以对抗中国,这些威胁至少不会比特朗普的政策所带来的威胁更小。在今天的世界大局之下,希望拜登政府放弃遏制中国的政策本身就是幻想,印太战略(后被特朗普政府修改为印太战略)原本就是奥巴马政府提出的,也有拜登一份“功劳”。所以,在国际环境上,拜登当选对中国也没有什么益处。

还有一种可能是,拜登手中根本就没有权力,或者就职之后短期就消失了。现在亨特拜登已经接到了几十张刑事指控的传票,拜登对自己的前途是十分清楚的。

所以,中国期待拜登来改变中国的经济环境和国际环境,并不切合实际。

一旦拜登当选,他是谁的大礼包哪?是黄金的大礼包。

第一,美国的财政危机已经很难避免,既然已经不能通过取消中美关税来犒赏大选过程中支持自己的国际垄断企业,就只能继续通过“抗疫”向这些企业进行一次性的输送利益。那就是对美国社会继续实行一段时间的封锁措施,此时,美国政府就需要再次进行大额财政支出,在进行封锁措施之后就要关闭中小企业,社会需求就会流入了那些大企业手中,相当于美国政府通过增加自己的负债为这些大企业输送了利益,犒赏他们。

但如此以来,美国政府的财政继续被削弱,债务率继续上升,美元贬值(这与汇率无关,主要指的是购买力)的压力继续加大。

第二,今天的美国社会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极左势力已经崛起,桑德斯、安提法、BLM在大选过程中都给拜登效力,一旦拜登当选,就需要在政府中给他们(或它们的代理人)留出一些位置,让拜登政府的极左色彩极其浓厚,这在历任美国政府中都是独有的现象。

极左的民主党“小分队”或“四人帮”分别为科特斯、奥马尔、特莱布和普雷斯利,她们甚至已经提出对支持川普的人登记造册,不准许他们在政府或某些企业中就业。我们知道支持川普的是美国社会的主流人群(或称呼为传统人群),这个国家是它们的先祖创建的,当拜登率领一群白左登台开始严重挤压他们的生存权之后,它们会束手待毙吗?当然不会。现在很多人买枪的原因就是说要夺回自己的投票权。如此,长期的对抗、叛乱,德州这样的州推动独立等事件必然会长期伴随着拜登政府。

一旦拜登当选,美国所发生的事情可类似于“新十字军东征”。

当美国长期伴随着对抗、叛乱、独立事件的冲击时,美元的贬值压力是巨大的。

第三,12月14日拜登发表了胜选讲话,号称有八千多万支持者的拜登大总统在发表讲话的过程中居然只有七千多人观看,所以,民主党和拜登很清楚自己真正的支持率。虽然这一次通过舞弊成功了,下一次哪?为了准备下一次选举,就必须壮大自己的选民基数。可四年的时间稍纵即逝,短平快的方式只有“买选票”,引入大量的移民并赋予他们选民身份、给予他们高福利,就可以快速达到目的。所以,拜登大总统已经发出了号令,一旦当选就拆掉边境强,中美洲的大篷车已经在南部边界集合,估计立即会有两千万左右的非法移民涌入,美国财政状况将快速恶化,美元贬值的压力将空前加剧。

第四,今年以来的BLM事件中,民主党主政的州陷入了深度的动乱,加州还推出了对黑人家庭进行补贴的政策,这需要加重税收,这导致很多企业迁出加州、纽约州等民主党主政的地区。

惠普、甲骨文等企业已经迁出加州,这或许就是加州衰落的开始。离开加州的企业中有一些会选择离开美国,尤其是拜登主政之后这种趋势会更强。这可以从Blind(职场交流平台)近日发布由4400名硅谷科技公司工作人员参与的搬离湾区调查问卷上看出人流的倾向,问卷中18%的工程师选择离开湾区,但仍留在加州;36%的工程师选择离开加州,但留在美国;16%的人在这场问卷中填写表示,他们未来可能选择离开美国。企业与工程师的流动会保持一致,由此可见一旦拜登当选,资本外流的压力将加大。

对外,美国要对抗中国的压力,对内,要应对资本外流、动乱甚至分裂的局势,还要应对必然发生的财政危机,意味着以美元表示的金价涨势将加速。

2015年之后,土耳其开始接入土叙边界的混乱局势,2018年之后,土耳其开始在叙利亚、利比亚和阿塞拜疆等地开战,最终让土耳其里拉表示的金价走出了下面的趋势:

美国明显已经陷入了财政危机之中,内部混乱、动荡所带来的影响与土耳其不断在国外征战没什么差别(本质上是一样的),只能期望美元表示的金价比里拉表示的金价走势更缓和一些。

一旦拜登大总统登基,就是黄金的大礼包。

(最后需要说明,即便川普当选,也要面对社会分裂的局势,美国社会已经陷入了分裂,社会就会更加混乱,BLM事件就是例证,美元贬值的压力一样很大。但拜登还是川普当选总统,黄金涨势的斜率会有明显的差别)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216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