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新冠病毒背后巨大的“黑影”

今天说一个常识性的话题。

人类社会的进程就像大潮一样潮起潮落,不同的人会把不同的事件描述成一个时代结束、另一个时代开启的标志性事件,但这些描述往往都比较生涩难懂,并不适合一般人敏锐地认识社会、感知社会。比如文戈结束的1976年就可以作为一个时代结束的标志,但普通人却无法描述其具体意义,也不能表述这个时代的结束对普通人所带来的深刻影响。

对一个时代的结束、另一个时代开启的感知最敏锐的当然是文化的变化,但文化的变化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准确描述或感知的。

难道就没有简洁的、适合所有人的感知方式吗?有!

我们知道远古时期的人们过的是茹毛饮血的生活,以采摘、打猎为主要生存手段;随后过渡到了游牧社会、农耕社会;再然后过度到了当今的工业社会。

这其中的主线是什么?是获取能源的方式。

到树上采摘果子、到山林中打猎,果子与猎物是让人类可以生存下去的(动植物)能源;游牧与农耕社会,也是获得能量的方式,肉食与谷物是让人类可以生存下去的(动植物)能源,这些能源都来自一个地方——光合作用——地球上的植物将来自太阳的能量收集、固定下来,或者以果实的形式提供给给人类,或者通过动物为媒介补充给人类,让人类可以生存繁衍。

决定工业化社会进程的是什么?是人们获得了充足的生存能源(即动植物能源)之后所开发出来的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基础是生存能源获得了基本的满足,期待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生活水平,而工业社会的“血液”也是能源,所以,决定工业化社会进程的也是获取能源的能力。

所以,人类社会的进程就是获取能源方式不断进步、能力不断提升的过程。

因此,也就可以得到一个衍生的结论:一个社会中人们的生活水平是否在进步,取决于能源的供给是否变得更加充足、丰富、更加精细化;相反,当能源的供给更加匮乏、人均占有量下降的时候,说明人们的生活水平在退步。

要注意的是,这里的能源是一个综合概念,它有多种表现方式,包括农产品、石油、煤炭、天然气、电力、太阳能、风能等。有部分人说,信息社会是与过去不一样的社会,是数字经济,这纯粹是扯蛋,所有的无线、有线网络,所有的信息传输,都是通过能源(能量)构建起来的、是对能源的精细化利用,没有能源(能量),人类社会什么都没有!

然后,我们再看看东方国封建时代的历史进程。

熟悉东方国封建历史的人都知道一个基本规律,王朝初始时期一般都是气温开始回升时期,这个时期意味着太阳辐射到地球上的强度开始上升,以动植物表示的能源供给就变得更加充足,再加上王朝更替时期一般都经过了长期的战乱、人口数量已经明显下降,所以,一个朝代中前期的人们一般都可以得到温饱,甚至还可以穿得暖。但王朝的末期,一般都是气温下降的时期,动植物能源供给开始下降,再加上前期人口的加速繁殖导致人口数量上升、对能源的需求上升到高水平上,能源的供给与需求就会出现失衡,所以,这些时期一般都是人们开始逃荒的时期,是饿肚子的时代,当然这也是战乱的温床。

封建王朝的更替本质上就是人们的生活从“越来越好”到“越来越差”的循环。

人类的历史与东方国封建史展现的是一样的规律,社会进程的鲜明标志都是人们获得能源能力的不断波动。

波动永远是人类社会的主旋律。

如此,所有人都可以敏锐地感知社会的转折期,当能源供给越来越丰富的时候,就是在进步,否则就是在调整,让每个人都清楚社会的运行轨迹和拐点的出现。

 

到这里,就可以将上述规律用于衡量一个时代内部的多个周期性循环,因为在一个时代的运行过程中也会伴随着周期性的波动,上升波段与调整波段总会相伴相生,这毫不奇怪。

如果一个时代中,能源的供给越来越充足,每日人均占有、使用能源量不断上升,说明社会运行在上升的波段;如果能源的供给能力下降,每日人均占有、使用能源量下降,就进入了调整的波段。

我小时候,经常会饿肚子,偶尔还会饿死人,这当然是因为(动植物)能源供给匮乏所导致;上小学、中学、大学的时候经常断电,这是(电)能源匮乏的原因;一个郡县往往只有一辆小汽车,归郡县太爷使用;到后来,先是可以填饱肚子,饿死人的现象绝迹了,到2000年前后,基本不会再断电了,再后来因为汽油(能源)变得更加丰富,人们开起了汽车,……,这是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上升的标志,我们自己就是这个时代的见证,这是上升波段。

要注意,对于任何社会,偶尔断电都是正常的,这往往是因为自然灾害等偶发因素所导致,比如飓风、台风、暴雪、超级寒潮、节能减排的需要,等等。但如果是“无缘无故”的限电(对于能源净进口过来说,这往往是因国际收支失衡所导致),就意味着能源的供给开始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就意味着进入了调整的波段。

社会的进程就像是鼓起的风帆,有起有伏;人们的生活也像是大潮涌动,潮起潮落,我们都站在“大潮”上。

 

在古代,人类社会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现代,我们有了城市与街道,有了电器,有了汽车,有了手机和互联网,等等,进行社会活动的时间比古代延长了,根源在于电力能源给我们提供了光明,在夜间一样可以进行很多社会活动。

古代与现代生活方式的差异在哪里?在于能源获取、利用能力的提升,支撑了现代的生活方式。

电气时代、信息时代的到来,在于能源的稳定供给和能源利用方式的提升;

火车、汽车、飞机成为主要的出行和运输方式,基础是能源的稳定供给;

今天,很多人在网上工作,互联网也成为人与人之间的主要联系方式,也是基于能源和电力的稳定供给;

我们自己和我们接触的物品(飞机、火车、汽车、电器、电子产品等)本身就是一“堆”能源,驱动它们的也是能源。

能源供给充足、利用方式的提升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能源供给短缺时代到来时,当然也一样。比如,网上工作和联系的人们,需要选择备用方式,甚至需要直接改用其它方式;汽车、手机、电器的利用率下降,企业开工率下降,……,等等。

能源决定着我们的生活方式。

 

未来,全球所有国家很可能都要进入能源紧缺阶段,意味着人类社会的发展需要进行整体调整。

我们使用的能源来自两部分,一部分来自太阳辐射到地球表面的能量,这些能量是地球上动植物可以生长的源泉(通过光合作用),植物果实和动物提供的肉食是人类可以生存的基础;另一部分就是人类自己从地球上开采出来的化石能源,包括石油、煤炭、天然气、核能利用等,其中又以前者为主。太阳辐射到达地球的太阳能,30%被大气层反射,23%被大气层吸收,其余的部分到达地球表面,功率为800000亿kW(约235 W/m²),可以做以下比喻,太阳每秒钟照射到地球上的能量就相当于燃烧500万吨煤释放的热量,或者说在地球每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太阳每年要倾泻燃烧150万桶石油所释放的能量,所以,人类自己开采的能源与太阳辐射到达地球的能量相比微乎其微。

由此可知,人类自己的能力是十分渺小的,我们的生命完全是受惠于太阳的光芒,人类自地球开采的能源只是对自己需要的能源进行了一点有益补充——这个概念十分重要!这是看问题的视角和人类自身的姿态。

前面经常说,新冠病毒之所以出现全球大流行,根源是太阳辐射下降、让病毒具备了大流行的天文条件,这个问题是可逆的,新冠病毒已经出现了大流行,就验证了太阳对地球的辐射强度在下降,这也有一些列的科学数据可以证明。

当地球辐射到地球的能量下降之后,林木生长速度下降,动物的繁殖能力和生长速度下降,农作物的产量下降……,再加上病毒不断侵扰、影响了人类的生产活动,人类获得的能源减少。基于太阳为人类提供的能源远远多于自己在地球上开采的能源,当太阳辐射的强度出现微细的波动时,人类在地球上就会出现“能源荒”。

现在,我们已经在某些国家看到了无缘无故的限电,这是能源开始紧张的一种表述;也有很多国家开始限制“植物能源”(即农产品)出口,这也是能源紧张的一种表现方式,“植物能源”匮乏的内在含义就是饥荒。新冠病毒本身对人类带来的扫荡仅仅是轻量级、甚至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能源荒”才是对人类的最大威胁,这才是新冠病毒大流行背后的黑影!

让我们面向未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loudradioo.com/rusong/286367.html